坚持

晚上WL发来短信说投资的事情,能感受出来他的压力很大。事情常常不按预想的方式发展下去,是客观现实所迫,也是一些早已存在的隐患使然。事情发展到现在,只有坚持下去,不敢输也输不起,我答应一定尽力而为。不期望什么回报,是做事,也是做人。

回顾这半年多,记忆里很多场景还很清晰:第一次在机场见面;第一晚在三楼天台的聊天;买显示器;配置工作环境;第一次去江边散步;一起跑步;一起游西湖;一排排的啤酒罐;深夜的烧烤;金黄的大月亮;……直到现在出现困难,才意识到,其实我们原本是一支很好的团队。

这半年多,就创业也想了很多。有很多感触,只是不成系统。脑袋不转,不在此记录这些。

……

拿到了百度offer,同时还有其他几家。晚上美团的hr打来电话,说给offer了,在邮箱里。去实验室查收了一下,竟然比百度还要高。电话里却不好意思说已经打算去百度了。对美团的hr印象非常好,每次遇到性格非常好、温文尔雅的人,都有一种不想令对方失望的感觉,尤其是对欣赏自己对自己友好的人。我常常想,什么时候我才能拥有那种性格,那种亲和力。

经历过这段时间的面试,好像找到了一块块可以照见自己性格的镜子。每次面试都是一次对自我的审视,可以看到自己性格上的进步。庆幸自己不再像过去那样内向、阴沉、忧郁、喜欢沉浸在自己的小情绪里,虽然仍旧容易消极,但是从未甘心。可惜的是,晚上跟同学聊天,发现自认为的所有所谓进步,不过是大部分人的常态而已。

 

痛定思痛

曾国藩坐困南昌,郦波说他从此“痛定思痛”。之前总是无法准确理解这个词的意思,直到这几天笔试面试。

两天面试,三点感悟:
一、做事太心急,可以晚开始的事情,早早开始;可以晚提交的东西,早早提交;当有变数的时候,后悔莫及。
二、自以为知识面很宽,但细节忘记很多,不知复习。
三、不定期巩固过去熟练的东西,临时用时,反应很慢。

痛定思痛,只怕来不及了。

……

曾国藩屡次劝他的弟弟们,不要为考试不中怨天尤人,功名是命,切不可志大才疏而不沉心读书。发现自己也是志大才疏、眼高手低。

前些天看李煜,读出很多无奈来,不是他的词的矫情无奈,是真真实实的无奈。一个人的命运,如果真的如他一样处处无法自我掌控,生活除了给后世感叹玩味还有什么意思。国家被夺,妻子被频繁极度下流的侮辱,帝王出身却沦为弄臣,每日处处小心,最后还是免不了因为一句词而被毒死。活着的时候精神受摧残,死的时候肉体受折磨。这算是什么人生。

不知命运会怎么捉弄我。

工作

晚上爸跟我聊了好一会QQ,问招聘的事,他不太懂,我就给他讲,讲了很多。我知道他就是担心,最后又问,能不能帮上我什么,我突然一阵心酸,说帮不上,不用他担心。

其实我也不太懂招聘的事,之前倒是面试过几个人,朋友要找人的时候也会把简历给我一份看看,但除了一次腾讯的电话面试之外,从来没被面试过。最近大家都在看算法题,说起来这方面倒是没多少优势可循。前几天师兄打电话来,聊了一会,说起为什么现在公司招聘一味的考奥数一类的算法题。他的解释是,你说项目,人家不信,再者如果你做项目用到的技术面试官不了解,就很难面。这个解释倒也合情合理,只是让人悬心,于是我也跟着看算法了。

又为项目写了两天代码,其实心里很苦闷,很想埋怨埋怨发发牢骚。回头想想,从年前Gef来西安初次见面,然后BL来西安,然后她们娘俩来西安玩,然后过年,再到项目正式开始做,中间飞来飞去跑东跑西,几件事情交织着,再加上分手,真有种血肉都被抽干的感觉。而坚持做这些,本身其实是无欲无求的,只是跟自己赌一次气,想有始有终,把该坚持的事情坚持下去而已。

……

最近才渐渐懂了:事情繁杂、心情烦闷的时候,考虑放弃就是失败;把自己抽离出来,以旁观者的角度来看问题,不发作,不埋怨,也不奢求同情和理解,一件件做下去。只有这样,事态才能好转。这是今年最大的感受,如果早点意识到,也不会现在这样。想起去年寒假从家属院搬回宿舍,虽然安安静静,但是对老师很没耐心,实在不该。这两天一直在想曾国藩的话,“百端拂逆之时,唯有逆来顺受之法。”不是说要逆来顺受,而是要忍耐,要坚持。方法“不外乎悔字诀,硬字诀而已。”做得实在不够。

《少有人走的路》里说,有些人一生都不会遇到大的心理问题,我搞不懂:承受巨大痛苦改正了自己心理上的问题,难道只是比那些天生不存在这些问题的人多走的弯路吗?

 

《资本之王》

同时还买了黑石创始人彼得·彼得森的自传《黑石的起点,我的顶点》,读完这本之后才知道,彼得森在黑石的成长史中扮演的角色只限于公司的创立和初期。凭借彼得森的知名度和人脉,黑石招揽来最初的几笔生意。公司站稳脚跟以后,黑石基本是斯蒂夫·施瓦兹曼一个人的舞台。

黑石在国内的知名度应该是从中投在黑石IPO的时候购买了10%的股份开始的,然后金融危机,大家嘲讽政府的投资。金融方面的书读过挺多,但始终不得法门,很多术语不懂或者理解不准确,也没有金融数学的思维,读这本相对专业的书有些吃力。应该跟非IT专业读《DOOM启示录》有些相似。

书中详细记录了彼得森和施瓦兹曼从雷曼出来创建黑石,到最后黑石上市,并挺过金融危机整个过程中的发展进程和投资案例。虽然不懂的地方非常多,但私募股权似乎没有那么神秘了。比较感概的一点是,虽然高盛、摩根这些投行在整本书给人一种稳重谨慎的感觉,但这些银行的投资风险更大,在金融危机中损失也更大。私募借贷杠杆低,一切都还在可预测可控制范围内。私募的赚钱方式初看起来非常急功近利和冷酷无情,但从另一角度看,却也是必不可少的一环,除去我以前理解的“PE是在公司上市前为资金不足的公司提供资金的公司”这一肤浅概念,PE还做收购,可以利用管理手段和金融手段将一家濒临倒闭的公司起死回生。

以前我总是好奇一件事,金融业说到底并不会自己创造价值,他们只是进行资本转移,要么从中赚取差价,要么赚取手续费,除此之外,他们不会创造一个螺丝钉,不会增加世界的财富。他们到底有多大的存在意义?还有一点,阴谋论总是说,很多事件其实都是资本家精心策划进行的,他们有研究机构研究当前和未来形势,以此做出判断,操纵世界。从这本书里,可以读出资本家弱势的一面,拿互联网泡沫为例,那些所谓的银行家们根本没有能力预测科技的发展,当网景雅虎崛起的时候,他们竟然还没反应过来,他们跟在硅谷VC的屁股后面,犹犹豫豫,心怀恐惧,还在怀疑互联网这个虚拟世界创造的资本的真实性。按我的理解,说到底,金融业只是实体经济的附庸,是切实在创造价值的公司们的工具而已。

……

说起钱,刚才读曾国藩家书,读到《咸丰元年十二月廿二日与诸弟书》,曾国藩写到“今年腊底颇窘,须借一百金乃可过年,不然,恐被留住也。”此时曾国藩已经42岁了,虽然有房有(马?)车,但是生活费经常不够用,撇去他当大官这一事不提,这种处境也算是给吾等穷人一丝丝安慰了,何况当时太平军造反,曾氏想辞官回家。共勉之。

七夕

果然不出所料,一回到西安,躺在自己的床上,过去的事就像永远不会停止的陀螺一样在脑子里转。无论怎样困、头怎样疼,都无法入睡。

……

想写点什么,又担心无意中又伤害到谁,分手几个月,胆子变得小得多,话不敢乱讲,脾气不敢发,一切倒也相安无事,可能就此改变也未可知。重新打算写点什么,本意是想找回过去写记事的感觉。翻看旧的记事,前些年每年大概有两百到三百篇,而最近一年多,只有几十篇,其中大都真的是记事,一二十字而已。

今年买书快过千了,无奈时间不够,只读了一部分,有些只是翻过没仔细读。曾国藩说,读书要读完一本再读一本,我以前经常三四本一起读,以后得改。上个月在亚马逊花了三十九块大洋买了一套原价近两百的《曾国藩家书》。一套共四册,去杭州我以为读书时间不够,只带了第一册,没想到只一个星期就读完了。第一册家书里,曾国藩几位弟弟都还年轻,团练还没办,他本人还刚刚升到二品官,一切教训无外乎是学习和读书,即便这样也收获很多。钱穆曾跟李敖说,书要一遍遍读,治学要求通。曾氏的书,应该是值得一遍一遍读的。用冯唐的话说:

读《曾文正公嘉言钞》,和《论语》比较,同样零乱无体系,但是丰富很多,一切在现世做正经事儿遇到的心灵困扰都有指导,可以当事儿逼《圣经》常翻。于是欢喜。

以后读书写心得,深思、慎言、克己修身。找个目标,不荒废了自己。

 

First Post

来这边这么久,今天是第一次工作时间公司只剩下我一个人。

先写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