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虎藏龙》

买了几本读财报的书翻翻。《财报就像一本故事书》(刘顺仁著)第二章提到美国著名的商学院里,经常把《卧虎藏龙》当作企业伦理的个案讨论教材。原因是:

武功盖世、能飞檐走壁如履平地的大侠李慕白,在礼教观念的规范下,明明与女侠俞秀莲互相爱慕,表达爱意的最大尺度却仅止于握手而已。这里面有着十分强烈的自我克制精神。对企业的高级主管而言,再严密的法律规范总有被破解的时候,只有建立在正确价值观之上的自制行为,才是实践企业伦理的最好办法。

昨天项目完成一个小模块,于是又把《卧虎藏龙》看了一遍。电影以前看过,竟然完全没有印象,跟第一次看差不多,可能以前根本没看懂。Linus说他读书是“读后即忘”,我连看电影都是。

不论是小说电影里还是现实中,值得尊敬的人都是有自我克制能力、有操守的人,即便是放荡不羁的艺术家,也有他们恪守的一些原则,可能当时社会的道德标准,也可能是自己主观认定的一些事情。社会,应该有一个积极的道德标准,否则必定趋于混乱;而个人,也一定要有一些自己坚信的东西,否则就会迷茫。这半年来,我一直在找那个“确定的状态”,甚至认为无知、自以为是、充满仇恨都比迷茫麻木要好得多。

现在这个社会,金钱俨然成为每个人唯一的追求,即便是有精神追求的人也会有这样的想法:努力拼搏,尽早财务自由,然后过自己想要的生活,而财务自由之后的精神生活无非是旅游和享受物质生活。遗憾的是,我也是这么想的。很多人想改变,都没有勇气,一个主要原因可能是:即便可以不在乎旁人的眼光,却没有多少人能忍受父母亲人对自己的不理解和遗憾。

曾国藩在给朋友的信里说:

天下滔滔,祸乱未已,吏治人心,毫无更改,军政战事,日崇虚伪,非得二三君子,倡之以诚朴,道之以廉耻。则江河日下,不知所届。

真希望这个社会也可以出现这“二三君子”——每次想到这,都想如果当年曾国藩造反了该多好。攻克南京之后,胡林翼、左宗棠、彭玉麟等都密信提议造反,湘军虎狼之师,江南财力雄厚,清军毫无战斗力,可说一切万事具备不欠东风。如果他造反了,中国就可以少走那一百年的弯路,可能顺理成章走了资本主义道路,儒家文化和现代文明可能也会恰到好处的结合,人口没这么多,胡同还在,熊猫都是野生的,诺尔奖得了一堆。

那会是怎样的景象。

……

最近写了一堆js代码,发现之前设计上存在很多问题,又没耐心重构,导致很多需求的改变难以完成。另一方面发现继续做这些事有浪费时间之嫌,想尽快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