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Writing

最近意识到,可能必须要解决写作障碍的问题,否则影响的不止是无法写博客,连写工作文档和做汇报都存在心理障碍,甚至包括对一些流程琐事进行梳理性思考,也无法顺利进行。

最近半年越来越严重了,可以进行较随意的笔记型记录,但针对读者不是自己的内容时,除了极少数不确定的情形下,其他时候都无比排斥、无法放松、无法调动感情,枯木一般漫无目的书写(比如此刻)。刚才删了草稿库里数篇早前仅开了头的Post,常有想表达的内容,但打开电脑准备写点什么的时候,思路随即陷入梗阻,一寸也动不得,只得作罢。如此反复,一年只能顺利写下一两篇。生活场景中,偶有所感想表达一些感受时,常常找不到合适的词句,好像大脑无法进行“感受”和“词汇”的映射——没有感受所以找不到对应的词语,又或者是没有感受所以从未建立此种映射。有时会觉得这种症状表象很像直子。究其原因应该还是多年前的事情,但是对于大脑中训练错误的神经网络模型,好像也没有reset的方法。

近一年自省很多,发现很多事情。

首先是共情能力基本丧失,或者说之前也没有,只是会用记忆进行模拟,敏感的人很容易发觉。过去一年工作中不再愿意费心费力去伪装、去照顾各种情绪,变得严厉而冷酷,随之而来的结果是工作变得简单直接,但想必也伤害了一些人。这种状态不利于梯队和组织能力建设,如果不找到适合自己的方法和机制,很可能中长期会出问题,需要尽快解决。

再者是感受能力丧失是“问题”:是我自己的问题;并且是大脑的生理问题,而不是心理问题(或者说心理问题都是生理问题?);不是每个人都和我有一样的感受;别人和我感受不同的时候,通常我是异常而他人是正常;如书里所说,没有感性能力的人大有人在,这种异常在职场中有其优势,有些人是“天生变态”,而我是“半途而废”。

关于大脑的思考模式,最近半年有两个发现。第一个是,自己思考问题是图形化的,不论是逻辑问题的还是抽象问题,只要经过深度思考,都会在脑中形成抽象画面,元素通常比较简单,细究起来有些像马列维奇的至上主义,只是有时是动画和三维的;第二个是,别人不这样,即便是与我思维一直很同步(接收相同的输入总是可以得出相同的结论)的同事,我也后知后觉的发现,我们的脑回路是完全不同的。就目前经验来说,这种思维方式可以进行规模宏大的抽象,简单的图形元素可以随着思考层次的深浅进行zoom-in和zoom-out,以进行更精准的刻画,像是一个三维的决策树空间。但弱点是,这种“空间”的“重建”仅在思考问题的近期可以迅速完成,久远的问题比较吃力——可能是“索引”没建好,或者是这种图形化空间的“持久化”能力不强。这个问题也需要解决。

关于写作障碍,眼下只能尝试强迫自己写写东西,刻意训练来克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