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

晚上爸跟我聊了好一会QQ,问招聘的事,他不太懂,我就给他讲,讲了很多。我知道他就是担心,最后又问,能不能帮上我什么,我突然一阵心酸,说帮不上,不用他担心。

其实我也不太懂招聘的事,之前倒是面试过几个人,朋友要找人的时候也会把简历给我一份看看,但除了一次腾讯的电话面试之外,从来没被面试过。最近大家都在看算法题,说起来这方面倒是没多少优势可循。前几天师兄打电话来,聊了一会,说起为什么现在公司招聘一味的考奥数一类的算法题。他的解释是,你说项目,人家不信,再者如果你做项目用到的技术面试官不了解,就很难面。这个解释倒也合情合理,只是让人悬心,于是我也跟着看算法了。

又为项目写了两天代码,其实心里很苦闷,很想埋怨埋怨发发牢骚。回头想想,从年前Gef来西安初次见面,然后BL来西安,然后她们娘俩来西安玩,然后过年,再到项目正式开始做,中间飞来飞去跑东跑西,几件事情交织着,再加上分手,真有种血肉都被抽干的感觉。而坚持做这些,本身其实是无欲无求的,只是跟自己赌一次气,想有始有终,把该坚持的事情坚持下去而已。

……

最近才渐渐懂了:事情繁杂、心情烦闷的时候,考虑放弃就是失败;把自己抽离出来,以旁观者的角度来看问题,不发作,不埋怨,也不奢求同情和理解,一件件做下去。只有这样,事态才能好转。这是今年最大的感受,如果早点意识到,也不会现在这样。想起去年寒假从家属院搬回宿舍,虽然安安静静,但是对老师很没耐心,实在不该。这两天一直在想曾国藩的话,“百端拂逆之时,唯有逆来顺受之法。”不是说要逆来顺受,而是要忍耐,要坚持。方法“不外乎悔字诀,硬字诀而已。”做得实在不够。

《少有人走的路》里说,有些人一生都不会遇到大的心理问题,我搞不懂:承受巨大痛苦改正了自己心理上的问题,难道只是比那些天生不存在这些问题的人多走的弯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