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山下

人生中 有欢喜
难免 亦常有泪
我哋大家 在狮子山下
相遇上 总算是欢笑多余唏嘘
人生 不免崎岖
难以 绝无挂虑
既是同舟 在狮子山下
且共济 抛弃区分求共对
放开 彼此心中矛盾
理想 一起去追
同舟人 誓相随
无畏 更无惧
同处 海角天边
携手 踏平崎岖
我哋大家 用艰辛努力
写下那 不朽的香江名句

方向这事

最近一直在想,什么是属于我的可以从事一生的事情,或者什么事情“I do it because I must”。

若把生活比作操作系统,理想是Kernel,而现实是User-Space,作为我所实现的这个低效劣质的操作系统,它将大量时间用在了上下文切换上。随之而来的结果是,看似忙忙碌碌,却没有做任何有效的工作。

另外一个与之相似的类比是“产品”和“技术”,随着工作时间的加上,对周围人和事的理解也跟过去有所不同。十一看杨澜主持的“正青春”,贾樟柯导演的话令我印象非常深刻,他将人生分为两类,一类是“消费型人生”,一类是“创造型人生”,我认为很准确很透彻。环顾周围,每个人属于哪种类型一目了然。我们可以借用这两个概念来理解不同人对“技术”的不同态度(只考虑IT从业者)。对于“消费型”的人,更多的是认为技术仅仅是一种手段,且不是单一手段;对于“创造型”的人来说,可能技术本身就是目的,技术在他们心中更接近“科学”与“本质”。就如同人们对待数学的态度一样。我相信大部分人是消费型,包括很多自我划分为创造型的人。

最近对技术方向也进行了一些思考,计算机行业发展到现在,俨然成了一座森林,很容易迷失其中。沿着林中的河流走,却发现这里既有几条主流,也有许许多多的支流,没有人知道尽头是什么在哪里。选择一个可以持续保持兴趣和热情和方向不容易,所以最近广泛涉猎了一些领域,从高层到底层。目前对底层的兴趣更大一些,喜欢那种纯粹精炼的感觉,研究了一下OSv的代码,从github上可以看到所有的提交记录,研究代码的过程中也是一次很好的学习过程,另外还有lguest的代码,基本通读一遍。只是工作内容不是这些,难免都有分心。很想像Jserv他们一样,成立一下小型实验室,志趣相投的人一起做一些有趣的事情,少了浮躁的纷争。于是开始认真考虑一些事情。

前些天在内网搜索虚拟化相关的内容,一直找到外网上的一篇文章,那里几个大厂的内核组的人在一起聊工作,说其实内核相关的大头工作还是技术支持和参数调优,提交patch的机会很少。一阵心灰意懒。

好像什么事都经不住一句“为了什么”。